2020年2月17日 星期一

鬱鬱金蔥

這一款釉事2017年底做的釉式,氧化鐵在長石與鎂的催化下,從白色的釉下斑斑冒出,形成點點的金蔥,帶著些許富貴的表徵,白潤的杯底又很適合表現茶色,我覺得這樣的釉象很適合在年節推出,因此在2018的元旦推出了一系列的鬱鬱金蔥茶壺,杯及餐桌上的器皿,期待在過年,闔家團圓的日子,增添些許富貴,歡樂的氣氛!




2019年4月1日 星期一

咖啡杯


早上好像理所當然都要喝杯咖啡,一個簡單的日常,就如此過了將近30年,日復一日,從未間歇,好像中了咖啡毒,從200cc一杯到一天需要750cc甚或更多,杯子也從初始這個造型,釉色不斷更迭變換,也是隨著心情,年紀一直在轉變,創作也變成了生活裡的點滴!一直想走自己的路,但到了今天才覺得很累,很累的是,世俗並不因為你的堅持,也不管你的理想,他們要的只是價錢,我變成了炫耀的一顆棋子,只是眾多價錢裡的一顆棋子,再怎麼用心突破釉要與溫度的瓶頸,對世俗來說只是個屁!通路決定一切,消費者無心挑選自己的喜好!反過頭,要求作者要隨波逐流,這是什麼樣的世代?很羨慕能在日本當一個職人,生活未必好過,但只要認真,一定能在自己的場域發光發熱!~做得好心灰意冷啊!

2019年3月22日 星期五

鬱鬱金蔥白玉茶碗



這是2019年的新釉色,好久沒有在網誌上寫東西,是因為前一陣子電腦出了一些問題,網頁沒辦法開啟,後來大政先生來幫我重灌,電腦才起死回生!應該還可以再用一陣子吧!
燒了一輩子的天目鐵釉作品,或許是疲累了,想改變一下,就興起了燒長石釉的想法,可是只有長石釉又不能滿足我的想法,於是就讓兩者並存,相互競合!於是就有了如此的釉象出現!精彩吧?用它來品茗,喝喝茶!是不是別有一番風情?





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

燿紫金絲茶碗

        2016年12月初燒窯,12月中出窯,整理作品,磨底,擦拭,準備裝盒!終於在12月20號左右拍照,就是這麼漂亮的一只茶碗。 13x13x7.5 cm

在室內燈光下,金絲映著氧化鐵的金屬光,紫韻若隱若現,好似晨霧般,裊裊於湖面之上,似有若無,換個角度,又是一番新的風貌,
是華麗的,豐富的!恰似你我的人生,雖然充滿了變數,挫折,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,生命一天一天的堆疊,燦爛而不喧嘩。


我只想默默的燒,讓她訴說自己的故事,沒有神話般的迷幻攝人,只有像悠遊詩人般的低聲吟唱,讓釉水與窯火在黑夜中交融,譜寫出奇妙鈴音,伴您低聲吟唱!

2016年12月30日 星期五

距離


         2016倒數的第二天,住在桃園的大姊,藉著送包包的名義,到家裡來坐坐,席間東聊西聊,而我鮮少答話,只是默默的聽著他們閒扯,覺得無聊的時候就看看手機,臉書po個圖文,看看貼圖的留言。實在不是沒話可說,而是覺得好像在遙遠的距離,尋覓著一個熟悉的身影,印象是陌生的,言語在耳股裡迴盪,卻感受不到親人的熟悉感!是時間,還是空間形成的距離,讓有著相同血緣的我們顯得如此遙遠!鮮少有朋友知道我有一位大姊,更不知道我有個大哥,甚至小妹。甚至很多朋友以為我是家中的獨子,總是自己一個人處理著家中的事務!
          事隔多年之後,突然姐姐回來了,我才想起,我不是還有兄妹嗎?突然覺得自己好孤單,世上已沒了所謂的親人,記得有一次,手機突然響起,顯示著來電者~妹妹,心裡一驚,直覺是有親人過世了嗎?急忙接通,喂~!(我說),妹什麼事? 電話那頭傳來冷冷如冰的話語:打錯了!~喀嚓!就這麼十幾年過去了,也漸漸淡忘了這個人。這就是我最親的親人。而哥哥更不用說了!除了在父母的喪禮上見過了兩次面,這30年來,從沒聯絡過,只當著彼此是空氣,唉!人生都過了大半,還是丈量不出這距離是有多遙遠?

2016年12月18日 星期日

越來越簡單了

時序應該進入隆冬的季節了,然而這兩天卻像盛夏一般,令人熱得想開冷氣喝冰水,入夜後卻又一陣一陣的寒意襲來,我的應變之道是,覺得熱穿短袖,涼了加件背心,還會覺得冷就穿外套,點煤油爐,就這麼簡單!
       作陶快30年了,覺得一切好像要由繁入簡,工序沒必要的就歸納省略,造型線條也不要太複雜了,內心的衝擊好像也沒那麼大,因為一切外來的紛擾,就好像是輕輕拂過的風,似有若無,有工作邀約就接,作不來的也不勉強,到頭來苦的是自己,不是嘛?

          上溫的測溫錐,總是燒得捲曲,甚至倒趴,有時仍孜意的大膽繼續燉持,一個鐘頭又一個鐘頭的熬下去,總是覺得在釉裡,還有藏著些什麼,不為人們所知道,這一窯不使點勁兒的燒,就怕錯過了,感覺不復存在,就再也回不了頭,當下啊當下,怎容得他從身邊偷偷地溜走,常常對自己說:燒了這一窯,還有下一窯的機會嗎?所以每當出窯的時候總是心懷感恩!又可以啟動思緒,布局下一窯!

下溫的測溫錐,總是像飽穗的稻禾,點頭彎腰!告訴我,行了!就這樣,該適可而止了,每當這個符號出現,我就知道燒窯的工作已接近尾聲,待試片夾出冷卻,就可以蔭火降溫了!
燒窯的過程變簡單了,數字,符號,時間,已經化成一條彎彎曲曲的線條,每一個時間點都代表著一個意義,一窯又一窯的燒,曲線卻不得重複,腦筋最傷的是這裡,往前看似複雜,但一回頭,道理卻顯得簡單。


12月初出窯的鐵釉茶碗,簡約的線條紋路,內藏的火蘊,只想傳達的是~作者簡單的初心

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

阿兜仔

       兩年多前在一個偶然的巧遇裡,收養了牠~阿兜仔,就這麼叫牠吧,因為很多鄰居看到牠都覺得可愛,一直問:這是什麼品種啊?是哪來的狗啊?每一次我都很詳細的介紹牠,但後來發現,我在說,鄰人們並沒在聽,再次見面,鄰居們還是說:好可愛啊!是哪來的狗!於是我才明白,這麼問只是一種寒暄,沒人在乎你怎麼說。於是後來有人問起,我一概回答:哦!牠是阿兜仔(台語)久而久之,整條巷子裡的人,大人,小孩,男人女人,老人,少年郎都知道我們家有一隻阿兜仔,現在兜仔又有了新的工作~書僮。
       最近好像腸病毒蠻嚴重的,安親班常常無預警的就停課,因為班上有小孩發燒!於是小丸子的媽就應小丸子的請求,讓小丸子到我們家寫功課,說也奇怪,平時活潑好動的兜仔,竟然乖乖坐在小丸子身邊,陪她,看她寫功課,直到小丸子收拾課本作業,他才拾起地上的玩具,開始跟小丸子玩起拉扯遊戲來。還真是神奇,莫非牠也懂得念書這檔事?


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

好久沒有寫網誌了!原因是今年在心理和身體上都受到一些外來的影響,年初的暴冷天氣,讓我的心臟一整年都不舒服,7月的一場意外,一個傷口讓我在振興醫院住了十多天,這十多天,沒一天可以好好的睡覺,血壓也順勢不穩來湊熱鬧,難受啊!也難過!整整這幾個月裡都在調整作息,讓身心能回到正軌上來!還好到了11月初一切安好!好像一切都回到正常,能拉坏,上釉燒窯!和朋友們見面,講講心理的話,覺得很慶幸!現在只剩下失眠這檔事要克服,黃醫師說我是因為焦慮而失眠。還好現在每天大概還能睡上5個鐘頭,雖然斷斷續續的睡,但體力勉強還能支撐!轉眼間已是12月了,這個月希望能釋放心理的壓力,不再因焦慮失眠!
        祇望大家都能平安的過每一天!


2015年12月31日 星期四

2016第一天

我1959年出生,到今天即將屆滿57個年頭了,這一路走來,真的像登山一般,不曉得走過了幾個九九連峰,起起伏伏,年輕時遇到諸種世事,雖然常常遍體鱗傷,但是仗著年輕力盛,總是恢復得很快,安然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關卡,如今我總是告訴自己,記得過去歡笑的日子,面對即將升起的太陽,昨日給我的力量,使我得以安然的度過今天,認真扮演好今日的角色,為明日編寫劇本,但使每個日子過得紮紮實實,不再虛擲光陰年華!

這是2015年的春天拍的工作是一隅,今日以不復存在,誰說的準明天將會怎樣?我只能盡力做好自己戰戰兢兢的讓明天還能一切如常!

目前還有250公斤左右的土,和兩架子的素燒胚,期待能小心翼翼的上好釉,放進窯裡,燒出自己靈魂深處的吶喊!那怕只有如絲般的細微,我也期待能夠留下足跡!

2015年8月1日 星期六

2015 8月霞彩

工作室所坐落的十八份部落,位處頂北投和陽明山公園的中間地段,稱不上是什麼風景名勝,海拔約400公尺,若非假日,實在是人跡罕至,卻也因此讓我能細細瀏覽這屬於我的自然美景。





夜色襯著夕陽餘暉,讓眼前的色彩豐富了起來,遠遠的林口臺地逐漸被黑夜吞噬,而腳底的淡水河依舊頑強的呼應遠方的天色,把陽光的色彩揮灑得淋漓盡致。
我常常在想如此豐富的霞彩暮色,應該怎麼融入我的作品之中!所燒出來的茶碗,釉色該如何跟眼前的自然美景相互呼應,對話!

最近燒得一只茶碗,暖暖的金色光影,與釉底的黑相互呼應,在自然光線底下,幻化出多彩的釉色變化,讓人目不暇給,手上捧著如此茶碗,就好像緊緊抓住了眼前的每一道陽光。

2015年7月13日 星期一

2015 7月天



以前常常聽朋友抱怨,年過50以後情緒總是起伏不定,個性也變得急躁沒耐心,大概是所謂的中年危機感在作祟吧?當時聽聽也不以為意,雖然自己也已50好幾了,但事事總還覺得衝勁十足,一切情勢還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        然而打從去年的冬天伊始,先是感到體力大不如前,記憶力衰退,容易腰酸背痛,手腳無力,甚至偶會失眠,老是覺得這輩子大概巔峰期已過,再也創造不出什麼像樣的作品來,吃了十來年的心臟用藥,最近突然覺得好像沒什麼作用,冬天的晚上每隔幾天就會有呼吸困難,心跳過慢,血壓降低,睡到半夜痛苦的醒來,甚至有一晚上還因手腳麻痺抽筋,而勞動了救護車。一整個冬天過得提心吊膽,害怕有一天突然跟家人不告而別,他們要怎麼過下去?諸如總總念頭一直縈繞著我的思緒,直到端午過後天氣暖熱,情緒才漸漸平復緩和下來。
       這幾天我靜靜的想了一下,上網孤狗了一些情緒問題的文章,才概略知道自己有些焦慮的症狀,我的頭腦可能生病了。既然如此我就坦然的面對我的問題吧,十八份窯的工作我暫時先把它擱置,不再接商業訂單,回歸到純粹為了我個人喜好而創作,生活簡單的過,順應社會的脈動也開始週休二日,帶家人四處走走,給腦袋一點喘息的空間。或許這樣能重組一下有些裂解的思緒。希望如此!

2015年6月21日 星期日

2015 6月天 阿兜仔


阿兜仔來到我們家已經是第9個月了,眼神中漸漸透出自信的光芒,在眼底深處雖然隱藏著些許不安與焦躁,但比起半年前,已經進步太多了,腳步安定而穩健,從牠身上已經很難看得出先前流浪,受虐,驚恐的陰影!活潑,開朗的天性驅走黑暗的陰霾,每天我一睜開眼睛,第一眼就是牠日漸沈靜的眼眸,期待我起床后,開始一天的活動,跟著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
       雖然消化系統的問題還是存在,但腹瀉的情形已經從10來天發作一次,進步到現在的30天還沒發作過。從拉稀,血便,噴血的急性結腸炎發作,到現在的偶有糊狀腹瀉,已不再見血,身子一天一天的強健起來,慢慢的帶牠接觸外頭的花花世界,品嚐蕃薯和處方飼料之外的各種食物,接觸土地上的種種芬芳,呼吸著自由沒有恐懼的空氣,期待在他週年的那一天我可以帶著他,輕輕踏著北海的浪頭,在柔柔的白沙灣沙灘上留下一串串快樂的足跡,我會告訴阿兜仔,更早之前這裡也曾經有著QQ,咕嚕,米頭的足印。




謝謝陽明楊醫師,和新竹郭小可醫師細心的醫療照護!

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

2015的6月天(一)

這幾天把客製作品一一出窯整理,把外接的工作告一個段落,5月下旬到6月4日兩個禮拜一共燒了兩窯瓦斯窯,上釉,排窯,點火釉燒,靜置3天,出窯,如此密集的的工作在兩個禮拜裡完成,很久沒這麼操過,當第二窯出窯后,回家躺在床上整整睡了兩天,心中的大石總算擱了下來,沒有吃贊安,很自然的睡到自然醒。
       醒來的第一個念頭竟是:這是我要的生活方式嗎?雖然得到認同,但失去的卻是自由的心。趕緊漱洗一下就直奔工作室,為的是想仔仔細細看看幾個附燒的茶碗,這20多年來為的就是想走一條自己的路,總是要透過茶碗才能看見自身的足跡!感受到自我的存在。還好沒讓我失望,幾個茶碗都燒得很精彩!



我想從下個月開始我不再接客製的工作了,感覺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快,20年也沒留下幾個茶碗在身邊,從現在開始到結束的那一天,我只想為自己工作。

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

再見了!我的粉圓

終究有千百個不願意,但還是得接受,面對你已經離我遠去的事實,多少個暗夜裡,在十八份的山林,聲聲呼喚,終究喚不回心愛的你,20多天來獨自忍受著沒有了你的工作室,嗅著你的味道,尋找你最後走過的足跡,感受著最後的貼心與溫暖,謝謝你~粉圓,謝謝你9年多來的陪伴,守護,謝謝你!

在櫻花盛開的早春,那一年你走進了我的生命裡,來到了工作室,看著你羸若,乾瘦的身軀,文雅而緩緩的喝著水,輕輕餟食著碗裡的飯,我的眼眶不禁泛出滴滴的淚水,不捨是什麼人能那麼心狠,折磨你,讓你只剩一件寬鬆的皮,輕輕地掛在骨架上。從這一天起你就在十八份的工作室裡,陪我每一天,與我一起面對人生的百態。謝謝你!9年來是你一直支撐著我與我共渡。


今年乾旱,櫻花開得特別的茂盛,花期也特別的長,好像是老天刻意送你的禮物,讓你的生命在如此茂盛的櫻花季節裡,畫下美麗的句點。粉圓啊~我的孩子,我不是難過,而是千百個不捨,在你離開的當下,沒能陪你走完人生最後的踱步!謝謝你溫暖貼心的陪伴,因為有你,讓我的每一天更顯光彩,謝謝你阿粉!


永別了我的愛!

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

第一次

早上起床匆匆吃過早餐,搭著285路公車趕赴振興醫院,3個月一次,一年4次,讓黃主任聽聽心音,有時會幫我抽抽血,看看我的身體有什麼話要說。就這麼一晃,7年的時光忽然而過,只留下醫病兩人日益蒼蒼的白髮,用了兩分鐘的時間換來3個月的心安,今天是我的母難日,第一次夫人認真的想幫我過生日,以前她的提議總是遭我否決,然而今天我告訴他,我們去吃個港式飲茶,逛逛sogo,吃吃冰這樣就好了。一整天天氣很熱,豔陽高照,走在台北的街頭,心情也第一次沒有一點牽掛,輕飄飄的,兩個人閒逛了一下午。
       昨天因為是愚人節,告知眾臉友:明天是我生日,祝福我吧!在此感謝在愚人節當天仍然相信我,給我滿滿祝福的朋友們,謝謝你們!
po上一只影金燿紫兔毫盞,祝大家:天天快樂,用好盞喝好茶!